致友人

〈一〉

就算我们怎么跌下都好,前面的路始终都要继续走的,无论以前多么开心,但都是已成过去了!

〈二〉

如果说人类还存在一些什么值得我们去肯定其生存价值的地方,那大概就只剩下情感了。

我们从不同的世界而来,却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同一个世界,如果说生活是一张网,在网线相互接触的地方相遇,我始终坚信这不是偶然,只因为我并不相信缘分。

就算是流着眼泪也好,就算你说我冷血也罢,我不会向人家乞求,我更不想得到他人的同情与怜悯,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有回头路可以走,我只相信我自己,只为了自己而活。

不知从多久前开始,就是这样活着走过来,而友人也是这样一直活着走过来的。某人曾说过“我一直相信的只有我自己,所以别人也不会感觉到我的背叛。”也许在心中我和友人也灌输了这一宗旨,所以即使身上背负着他人给予的愧疚感,也能无怨无悔地走到现在。

真的是巧合吗?在未经历到之前真的难以置信的这个世界上竟然会存在与自己性格如此相似的人。想问题,做事情总会莫名其妙地碰到一起,就连喝矿泉水也会在不知不觉间喝到了同一高度。

我们谈论着许多东西,人生观,价值观,人性的卑劣,社会的缺陷,然而谈论最多的却是生存与死亡。现在回想起来仍诧异不已,在那个活得好端端的十六七岁人人都羡慕的青春年纪,居然凡事都是以死亡为轴心而旋转不休。

〈三〉

每个人都曾有一段拼命在别人眼里寻找以同的痕迹的岁月,只是单纯地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

过去是一种包袱,一种已经存在而无法摆脱的包袱。

我和友人亦存在许多过去,有许多无伤大雅的,亦存在某些不愿触及的,我们互相之间都不曾问起对方的过去,因为我们都明白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所不愿提及的过去。

曾有一段时间,我们彼此更换着倾诉者与聆听者的身份,互相说着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有快乐的,有痛苦的,有不屑一顾的,有刻骨铭心的,如果说回忆只是闲暇时用来聊以自慰的工具,那我想,我和友人已经开始变老了,至少在心境上已成为了七八十岁的老人了,我们开始回忆起过往的事,即使它的存在十那么微不足道。

〈四〉

时间是冲淡离别的酒,却冲不淡友谊的情;距离是拉开友人的手,却拉不开关爱的信。变了的是容颜,变不了的是心境。

很喜欢上面的一段话,无奈却忘了其原创者的名字,也许并不需要记住,因为根本无法证明些什么,亦实说它不存在任何意义。

再过不久,我和友人都将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到外地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因为彼此的人生际遇不同,所以走着不同的路。

在最后,给友人献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这是友人最常用的一句口头禅:“祝你好运,如果祝福有用的话。”(Good luck to you,if it does so.)

落地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