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ng的留言

Sking:
看了你的文章。感觉完全跟我当初认识的你一点都不同了。相差非常远。

我与Sking是同桌,既然是同桌自然就是同学,这又扯到了学生时代,放学就一起去网吧颠,基本上校规我们都犯过不只一遍,可谓是老师心中的“恨”。由于是同桌的关系,多多少少都会对我有所了解。

或许是因为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所以自己并没有发觉自己有什么不同。而Sking所说:“感觉完全跟我当初认识的你一点都不同了。”也只有旁人才能看的出变化,自己并不没发觉有什么不同,站得太近,无法看清自己,Sking也并没细说,只是感觉。感觉而言,感觉是很难用词语形容,即使用了,也未必是想表达的。

现已无法想起以前我是怎么样的,无法作比较,自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总是很容易把以前的自己所遗忘,以前的只剩下一些片语,而没映象。就连剩下的片语也是异常模糊。到了某个阶段该退后看一下自己,否则就快把自己遗忘。

或许我该问一下Sking,现在的我与你当初认识的我有何不同?

作者: YesSan

和凡人一样,经历着万物的成长,衰败以及最终的死亡。理想主义的完美主义的个人英雄主义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